如果40岁了还在写代码,是一种幸福,还是一种悲哀?